第9章 破冰(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沈墨真的是进退两难,犹豫半天才皱着眉头把沈凯从小黑屋里放了出来,说:“我有个宿友想加你微信。”
  她想了一会儿,又补上一句:“不是上次那个。”
  聊天框当中的沈凯“正在输入”的显示霸屏了足足一分钟,才有新消息弹出,只有两个字:“靓吗?”
  沈墨偷瞄一眼在旁边收拾东西的阮绵绵,这姑娘颜值普普通通,不高也不低,说靓有些勉强。但是对方也不是那种没有特色的大众脸长相,算是比较耐看的那一种,在阮绵绵没有刻意表现出生气或者焦虑的情绪时,她大部分时间所无意识呈现出来的表情都是无辜的,给人一种人畜无害的感觉。
  沈墨思考片刻,给出自己认为最公正的评价:“挺清纯挺可爱的。”
  沈凯显然很满意,又问了一句:“有照片吗?”
  这时阮绵绵发现自己的热水卡有问题,穿着拖鞋下楼找宿管阿姨处理问题去了,并不在沈墨身边,沈墨有些尴尬地回复:“没有。”
  沈凯觉得沈墨脑袋实在是不太灵光:“现场照一张。”
  沈墨回复:“她出去了。”
  沈凯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大事,甚至觉得沈墨真的很不会解决问题:“让她给你发一张以前的自拍。”
  沈墨尴尬到无以复加,当然不可能同意这样的事情,正头疼间,阮绵绵忽然跑了回来,重重地把卡拍在桌子上,对她说:“我想了想,突然又不想加你哥微信了。”
  沈墨整个人都放松了许多,正要跟沈凯说一下情况,阮绵绵忽然关紧门凑了过来,在她耳边小声说道:“我听说你哥似乎对秋安媛有些意思,我还是不加他微信了,免得以后尴尬。”
  沈墨又头疼起来,心想自己遇到的这些都叫什么事儿,郑重地对阮绵绵说道:“我和沈凯关系并不好,算是半个陌生人,你以后如果改变主意,直接找他就行,我实在懒得与他交流。”
  阮绵绵不知怎么来了兴趣,一直催着她讲这其中的原因,沈墨光是想一想曾经和沈凯对线的事情都觉得糟心,当然没有心情再把这些糟心事详细地重新讲一遍,赶紧换了话题:“你赶紧去洗澡吧,不然等李文茵她们回来,你们几个肯定要抢厕所了。”
  阮绵绵这才惊觉自己比李文茵她们先跑回来的目的就是要早点儿洗澡,抱着衣服进了浴室,在这之后也没有再向沈墨打听有关于沈凯的事情。
  这一日的活动已经过去,当第二天的活动来临时,沈墨依然不想出门。
  上午是自由活动时间,下午是破冰,晚上要好些,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可惜她昨天冲动之下把自己给坑了,做了所谓的军训负责人,晚上得留在学校开会。
  现在后悔当然来不及,她最担心的也不是晚上的开会,毕竟开会无非就是记录一些必要的消息,再转告给本班同学,基本上没有什么难度。
  有难度的的是即将来临的破冰活动。
  秋安媛人美心善性格好,人也活泼,不像沈墨这样孤僻不爱交谈,不像李文茵那样佛系随缘,更不像阮绵绵缺少交际技巧,当沈墨还处于不太好意思向助辅提问题的时候,她已经主动地向助辅打听了破冰活动的大概流程。
  大学生的破冰活动由各班助辅也就是各班的直系学长学姐组织,流程简单有趣味,还能让新生尽快彼此熟悉,沈墨在理智上明白这是一个很好的活动,心底还是有点儿不想参加。
  眼看还有二十分钟到破冰时间,秋安媛和李文茵依然不慌不忙,一个在端庄典雅地化妆,另一个在悠哉悠哉地打游戏,已经换好衣服准备出门的沈墨顺口问道:“有没有人和我一起过去?”
  阮绵绵左右看了一眼,捞起手机往口袋一塞,也不准备带其他东西,她弯腰去穿鞋:“我跟你一起去,你先等我一下。”
  阮绵绵接着又笑她:“你看你,今天一直嚷嚷不想去破冰,现在跑的比谁都快,女人啊果然是善变的。”
  沈墨单纯是因为性格比较怂,生怕自己会迟到,拉着阮绵绵就是一顿跑,到了后面因为不认路步子又慢了下来,只能跟着阮绵绵左拐右拐,走楼梯来到三楼。
  两人班级不同,沈墨又变成了一个人,她有些拘束地走进自己的班级,里面的桌子都已经被推到教室的最后面,椅子围着教室中心摆成一圈,每个位置上都有一瓶维他柠檬茶。
  这时班里人还不多,助辅招呼着在场几人坐下,沈墨看着现场发呆,好在坐在她旁边的短头发女生看着比较好说话,与她聊了几句,暂时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渐渐人都到齐了,眼看还有五分钟到规定到长时间,秋安媛依然还没来,辅助看着现场的五六个空位,笑眯眯地往讲台上一站:“大家都发微信催促一下还没来的同学,迟到可是有惩罚的。”
  几个穿着时髦的学长学姐在教室前门正对着的地方坐成一排,沈墨根据他们和助辅的交谈可以判断这几位眼生的学长学姐是其它学生组织的干部,平时跟助辅玩的好,今天特意来捧个场。
  还有一个学姐看着稍微比他们要大一些,气质上也明显比这一群刚进大学的新生要成熟,据助辅说这是大三的学姐,曾经是助辅的助辅。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