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运气不好怎么办(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沈墨之所以能心安理得推迟学车还有个原因,几个宿友和自己在班里还算熟悉的几个同学也都暂时没有要报名学车的意思。相反,如果大家都开始学习,她也会急急忙忙地背诵科目一知识。
  晚上,沈墨和秋安媛按照以前练习跑路的线路跑了几圈,这一天又是打球又是跑步的,两人精力耗尽,晚上应该入睡飞快睡眠质量安稳才对,但她们俩都很有默契地顶着鸡窝头坐在床上,眼神中流露出睡觉被打扰的不爽。
  秋安媛稍微精致些,虽然也穿着睡衣坐在桌子前面和男朋友微信聊天,脸上的妆容也早已卸掉,全身上下却都打理地整整齐齐。刘海一根不乱,从发顶到每一根发丝都柔顺无比。如果不是秋安媛略有些烦躁地揉了揉头,这个造型本来可以一直维持下去,她和宿友说:“隔壁也太吵了。”
  秋安媛一直都是比较温柔的人,即便是说出这种抱怨的话也比阮绵绵和沈墨要温和。
  沈墨不爽的表情转化为吃惊:“啊?制造噪音的难道不是楼上的学姐吗?”
  这段时间以来,她们宿舍总能在将近于十二点的时候听到一阵学生大声谈笑放歌跳舞的声音,一次持续至少半个小时,一天两天还好,一连持续一个月实在让人有些吃不消。
  沈墨所在的宿舍其实也并非完美,之前也犯过一次错误,恰巧就是之前阮绵绵抱怨校学生会学姐的那次,大家因为激动都声音大了些,引得门外宿管敲门训斥,让她们不要吵到其它宿舍休息。
  那次过后,隔壁宿舍也找到沈墨,问:“你们宿舍昨晚开party啊?”
  尽管隔壁宿舍用的不是阴阳怪气的语气而是调侃,沈墨还是羞愧难当,当即和全宿舍讲了这件事,大家也都纷纷反省,表明以后会尽量注意,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
  从此以后,大家在宿舍里都比较注意,有时候谁因为激动而突然大声说话,其他人都会立即出声提醒。毕竟大家都是正常人,虽然会有犯错的时候,一旦意识到错误,都会尽量改正。
  几人没想到,自己是注意了,隔壁却开始逐渐放飞自我,连续吵了一个月有余。
  之前大家一直以为吵的是楼上学姐,一直都在宿舍里悄悄吐槽楼上,沈墨也曾气势汹汹地说如果对方下次再吵,自己要冲上去和上面理论。事实证明沈墨还是从前那个怂包,一点都没有改变,每次都说下次,从来没有实现过。
  “我仔细听过了,不是楼上,”秋安媛指了指门外:“你可以出去听下,看看是不是隔壁。”
  沈墨没动,阮绵绵立即蹦下床,去隔壁门口认真听了一阵,又在阳台呆了一会儿,得出结论:“的确是隔壁,不是楼上。”
  沈墨羞愧地恨不得捂住自己的脸,连声感叹:“幸好我没有真去找楼上!幸好幸好!不然岂不是冤枉别人了!”
  李文茵小声插了一句:“不怪你,我们一直都以为是楼上。”
  几人又等了一阵,吵闹声依然没停,反而有越来越大声的趋势,沈墨思考一阵,对自己对面床的阮绵绵和李文茵提出建议:“要不你们敲两下墙,提示他们一下?”
  李文茵摇头,阮绵绵也表示拒绝:“这样多没礼貌啊。”
  沈墨气结,问:“那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让她们吵下去吧?我们每天都是有课的,不能陪着她们一起晚睡吧!”
  其他几人在宿舍里也经常吐槽这声音烦人,这时候却都没了注意,李文茵看手机不说话,秋安媛也很无奈:“没办法,只能忍着了,不然还能怎么办呢?总不能我们也学着她们一起闹吧?”
  沈墨想了半天,犹犹豫豫地说:“要不......我去找她们说一下?多提醒她们几次,如果她们一直不肯改的话,就只能找宿管阿姨了。”
  李文茵言简意赅:“可。”
  秋安媛想了想,点头:“我觉得可以。”
  阮绵绵却是反对:“告状那是小学生才做的事情,都是一个专业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没必要把事情闹的那么难看。”
  沈墨今天说要去找隔壁,本来也是口嗨,只嘴上出气不实际行动那种,被阮绵绵这样一说却起了逆反心理,真的爬下床去了隔壁。
  她气势汹汹地下床开门,等本人站在隔壁门口又被打回了原型,非常小声地敲了敲隔壁的门,敲了许多次才把隔壁敲开。
  开门的是一个看起来有些凶的马尾女生,半开着门站在门口,沈墨弱弱开口:“同学,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宿舍好像有一点大声,我们宿舍都睡不着觉,如果可以的话,你们能不能稍微小声一些?”
  沈墨通过半开的门,清楚听见里面还有音响在大声放歌,看见一个女生丝毫没有被外界影响,仍伴随着旋律欢快地舞动身姿。
  如果是平时让沈墨看到有面容还算清丽的姑娘在极短的时间内顺着并不算缓慢的旋律做出酷炫的舞蹈动作,不仅会停下来欣赏,还会真诚地给对方鼓掌。
  但是现在是十二点十五分,是该睡觉的时间,她只想打飞这个制造噪音影响别人的同学。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