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不可言说(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黎家发生的闹剧黎安芝是不知道了,在换完衣服后倒是想起浴室里没有祝从意的衣服。
  所以祝从意下半身裹着浴巾出来之时,黎安芝对身材满意的点了点,肩宽腰窄,赏心悦目。
  “先把衣服洗了,明天穿,洗完后来我房间。”
  “好的芝芝。”祝从意再说话之际,脚步移动,两人间的距离被拉小。
  黎安芝默许祝从意的小心思:“还有我的衣服。”
  “好……”
  祝从意双手正细致的揉搓着粉色内裤,小小的,软软的内裤让他血脉喷张,下身那股奇怪又熟悉的感觉再次涌上来。
  不过脑子的他将内裤包裹在勃起的肉棒上,缓缓地套弄。
  压抑的呻吟声在卫生间想起,祝从意打开水流,顿时淹没其中。
  脑海里浮现的是黎安芝慢慢褪去身上的睡衣,不着寸缕的展现在眼前。
  眼底汹涌的欲望快要溢出,加快手上的动作,粗重的喘息声在浴室里回荡着。
  等到祝从意意识回归之时,内裤上沾染浓白色的精液,液体顺着内裤滴落在地上,膻味填满整个空间。
  一时间愧疚后的克制与无法压抑的欲望在疯狂的纠缠着,终究是理智占据上风。
  当祝从意出现在黎安芝面前之时,言语行态与平时别无二致,刚才发生的不过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小插曲。
  “过来吃饭,吃完饭我辅导你作业。”
  “芝芝,你要给我辅导作业吗?”
  祝从意的智商没问题,甚至算得上是小聪明,就是心思不在学习上。
  打小厌恶学习,但之前为了与黎安芝在同一班级,可是卯足劲读书,结果显而易见。
  厌学心里依旧存在,不过黎安芝提出辅导,那点排斥根本不是事。
  “嗯!”
  “好的啊芝芝,我们吃完饭就开始。”
  祝从意笑的眼睛弯起,乐呵乐呵的,高兴的不知道东南西北。
  丝毫没有考虑到,此情此景的两人是多么的暧昧,如果只是普通的同学,朋友,一个身着几近透光的短裙睡衣,另一个腰间只系了浴巾。
  可惜的事祝从意从未朝着两人感情方向想过,又或者是觉得配的上心爱之人,单方面爱慕即可。
  只要有接触的机会,整个人都性奋的不行,爱情就是如此,与喜欢的人相处,就连空气都是甜蜜的。
  翌日,在客厅打地铺的祝从意被闹钟迷迷糊糊的吵醒,睡眼蒙胧的关掉闹钟。
  闭上眼睛将头埋进枕头中,突然间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眼睛霎那间睁开,眼前陌生的屋内布局顿时让他清醒过来。
  毯子顺着肩膀落下,露出漂亮的腹肌与人鱼线。
  刚跑步回来的黎安芝就瞧见傻笑的祝从意:“快点起床,衣服干了,赶紧收拾收拾,我们去学校,我先进,你后进。”
  “我知道了芝芝。”对黎安芝的话,祝从意向来言听必行,迅速动作起来。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